茨威格写亨德尔

今天看了茨威格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中关于亨德尔如何写出“弥赛亚”的那篇。

这篇名为“亨德尔的复活”的文章记述了在伦敦穷困潦倒的亨德尔,作为一名作曲家,事业频频受挫不被认可,而且受到政治因素的牵连,不断遭受排挤,他的生活和精神都陷入了绝望的境界。这时,他收到了请他谱曲的“弥赛亚”的唱词。在半夜时分看到唱词,亨德尔感受到了巨大的精神的共鸣,由此颓废的精神再一次得到振奋,灵感也喷薄而出,历经三个星期如同入魔般的伏案谱曲,一气呵成,终成神曲。首演大获成功,再也没有人敢鄙视他了。

就像茨威格写其他的传记以及历史事件一样,茨威格写得热血澎湃,细节丰富,极具感染力,读罢让人也跟随亨德尔那样,热血澎湃,激动不已。

写得好看。但是,缺点也是很显然的。

茨威格把真实人物,或者历史事件,也当成小说来写了,感染力有余,但是严谨不够。

我开始看茨威格的这本“人类群星闪耀时”,是由于看了斯蒂文·朗西曼写的那本“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然后知道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中也写了一篇关于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的文章。对比着看完以后,就发现,朗西曼写的是严谨的学术性文章,而茨威格的则偏小说。

作家写这种学术性文章总是难免会有这种尴尬。写得足够好看,非常具有感染力,更能吸引人去看;但是,往往夹带太多私货,按照自己的情绪发挥一些小细节。所以,看当然可以看,但是心中最好存一个计较,别拿小说当做历史去考证,如果真要考证严谨的历史,还是单独找一些严谨的学术性文档另行研究吧。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龙应台写“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章怡和写“往事并不如烟”。(咦,怎么全是女作家?)

已经有1条评论 >>

  1. 这本书我是跳着看的,感觉作者煽情有点用力过度。
    有时候人类闪光之时反而就应该是平静的一天,造成的反差才更令人唏嘘。
    这本书对于形式太过执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