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塔去世了

(You got the silver, 1969. Keith写给安妮塔的歌)

今天看到新闻,Anita Pallenberg去世。73岁。

涉及滚石的“那一批人”,现在基本都已经过了70岁的人生大关了,除去Mick Jagger看起来反人类的健康,Ronnie Wood貌似也活得很欢快,剩下的都已显老态,力不从心了。去年,Keith Richards的好基友Bobby Keys最先离开这个世界,今天,全体滚石的缪斯、大众情人安妮塔也去世了。

当年,Keith Richards横刀夺爱,从Brian Jones手中夺走安妮塔,成为打垮Brian Jones的致命一击,不久Brian Jones就在自己浴池中“离奇”去世。

现在,Keith Richards还建在,并且在安妮塔生前和她和解,笑看人生;今天,安妮塔却去和Brian Jones会合了。几个人相爱相杀,爱恨情仇,最后,死亡打败了一切。

阿妮塔和Brian Jones

安妮塔和Keith以及他们的大儿子马龙

阿妮塔和贾大嘴

尴尬

之前学车的时候,曾经和教练以及另外3个学员互加了微信,并且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

这个教练和这3个学员并不是之前学车时候的固定教练和伙伴,而是最后考试前的一次考前集中训练临时随机组的一个队。

也就是说,我们这5个人,加上认识,一共在一起就是4个小时。

本来学车也挺拘谨的,和之前教练以及搭档都很客气,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一次,在无意中聊起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女学员和这个教练居然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于是,大家也就无意中热络了许多,话多说了一句。然后,在这次训练结束的时候,有人就张罗着互加微信,并且成了了一个微信群。

认识一个陌生人,并且要保持一个长久的关系,这对于我是有些困难的;但是,这种情况下拒绝又是难以启齿的。所以,即使心里拒绝还是随着大家这样加微信认识了。

这个群在考试前热络了几天,考试当天达到空前旺盛,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人出声了,至于大家私下之间更不用提了。

如果就这样作为一个通讯录闲置着,或者作为一个曾经见过面的陌生人闲置着,那大家心知肚明,那也不至于尴尬。结果,忽然有一天,这个教练私下联系我,问我,你拿到本了吗?我告诉他,已经拿到了。然后,这个教练就开始不高兴了,反复质问我两句话:拿到本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不主动问你,你是不是永远不打算告诉我了?

我心里其实是存着一个疑问的,那就是,为什么这需要告诉你呢?但是,这样的疑问同样是难以启齿直接说出来的,对于我来说。所以我只能万分尴尬地谨慎措辞地去回答他,而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质问这两个问题,另我的尴尬达到极点。

最后这个教练近似傲娇地抛下一句“如果你觉得你已经拿到本了咱也没有必要再联系了,那你就把我删了吧”,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真是令我尴尬的人际交往啊。对于我,显得尤其困难,即使实际上可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来说,很难,并且越来越难了。这让我常常忍不住怀疑我自己,自己是不是一个过于冷漠乃至无情的人——因为,我的这种社交的恐惧人际交往的拒绝,已经延伸到友情甚至亲情上面了。而我又做不到豁达地看待这一切,追随内心,让这些随风而去,所以,内心时常矛盾,乃至痛苦。

然后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那个教练退出了那个微信群,并且他把我删除了。我马上松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随后,我也退出了那个微信群,然后也删除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