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塔去世了

(You got the silver, 1969. Keith写给安妮塔的歌)

今天看到新闻,Anita Pallenberg去世。73岁。

涉及滚石的“那一批人”,现在基本都已经过了70岁的人生大关了,除去Mick Jagger看起来反人类的健康,Ronnie Wood貌似也活得很欢快,剩下的都已显老态,力不从心了。去年,Keith Richards的好基友Bobby Keys最先离开这个世界,今天,全体滚石的缪斯、大众情人安妮塔也去世了。

当年,Keith Richards横刀夺爱,从Brian Jones手中夺走安妮塔,成为打垮Brian Jones的致命一击,不久Brian Jones就在自己浴池中“离奇”去世。

现在,Keith Richards还建在,并且在安妮塔生前和她和解,笑看人生;今天,安妮塔却去和Brian Jones会合了。几个人相爱相杀,爱恨情仇,最后,死亡打败了一切。

阿妮塔和Brian Jones

安妮塔和Keith以及他们的大儿子马龙

阿妮塔和贾大嘴

Crosseyed Heart

s28259879

时隔23年,Keith Richards出了自己的第三张个人专辑,Crosseyed Heart。23年啊,也算是宁缺毋滥了,估计最近和贾大嘴关系又紧张了吧,贾大嘴没心思放在滚石上,Keith实在太寂寞,就鼓捣出了自己个人的第三张专辑。我这么猜的。

Keith的牛逼之处在于,他对根源的坚持,他对自己纯正布鲁斯血统的骄傲,这一点也是他和贾大嘴产生分歧的原因吧。但是这张专辑比起他前两张来差很多。软绵绵的布鲁斯,每一首都很软,亮点不多。另外Keith的唱功一直都不大行,底气不足。

不过,这依然是我今年比较期待的一张专辑,一放到iPod就连续听了好几遍。

另外几句题外话:

现在已经不再适合大规模,系统,真诚洋溢地装逼行为了。还是每个人过好自己的生活,默默地心底装逼,觉得自己牛逼就默默地在自己心底里牛逼吧。还是个人的想法。

其实还是在乎的

在大学的时候,大一,我刚开始接触西方摇滚的那个时期。

那个时候我听的都是入门级的乐队,像什么史密斯飞船,涅槃,枪花之类的。那个时候资源也比较稀缺,弄到一盘磁带,不管什么都会用心听一下。

有一天,大为递给我一盘打口带,说,这个很不错,你听听吧。那是一盘打口比较轻微的磁带,只打了很浅的一个口子,磁带都没有断,是一盘“完美”的打口带。这张磁带就是Blur的那张同名专辑。

我听了一下,听了第一首歌就觉得“不好听”。首先这张专辑和我当时听的那些东西有点不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我可能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很能接受。另外,这张专辑的音效听得我很难受,那是一种尖锐刺耳的效果,感觉听多了耳朵都会不舒服。这就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张专辑的时候的感觉。

但是,当时呢,一是资源实在是比较稀缺,弄到一张磁带也不容易,另外,大为作为我的西方摇滚的引路者,我比较相信他的品味。所以,如果他说好听,而我听不出来,那一定是我的原因了。

所以这张磁带就长待我身边,不时我就拿出来听一下。有时候是在路上,随便从那一首歌开始就听起来,有时候晚上宿舍关灯以后在床上,总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时间长了这让我有些苦恼,因为,我听不出来它的好。这样的状态可能拖了有半年的时间吧。

我永远记得那个下午。那天我在校园里走着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又把那盘磁带塞进随身听开始听起来。就在毫无征兆的某一刻,真的就像眼前忽然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我在某一个确定的时刻开窍了。我忽然就听进去了,然后那张专辑瞬间变身,每一首歌都好听了,每一个音符我也都明白了,产生共鸣了。那一刻是如此的神奇,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忆深刻,觉得那么不可思议。

我觉得那算是我平淡无奇的生命中可以提起的奇妙时刻之一。在我后来听歌的日子里,也会有开始觉得某首歌不好听然后后来觉得好听的这张经历,但是,和上面的经历是截然不同的。因为那个下午,有一个明确的点,就在那一个点,瞬间质变,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这种点 ,可遇不可求。我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

记下这样一个时刻,有什么意义吗?

路上的血迹

多少年之后,我重新听了“Blood On The Tracks”这张专辑。与第一次听到相比,我对作词者的经历有了更多一些的了解,而时光也在我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心境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再次听到这些熟悉的歌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感叹万千。

当然,所有的伤离别,所有的愤怒,都会成为过去。

远去

694a0be7jw1emxfslbcafj20dw0xpn19

今天看Instagram,知道滚石的萨克斯风演奏者Bobby Keys去世了,前天去世的,70岁。他并不是滚石的正式成员,但是却是滚石名副其实的元老级成员,一直受到Mick的排挤,但是Keith喜欢他,两人同一天生日,死党。要不是Keith竭力维护,可能他早就被Mick踢出滚石了。

滚石两次来上海,我都在现场看过Bobby Keys,一方面是因为在中国有些歌不让演,所以在上海现场他的发挥并没有很大亮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个性吧,舞台上很“内敛”一人,但是,据说私下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人。

我还是非常喜欢Bobby Keys的,所以他的去世令我挺震惊。另一个原因是,我仿佛觉得,他的去世把滚石打开了一个缺口,那伟大的一代人也仿佛在陆续和这个世界说再见,而那个曾经激情澎湃而又肮脏混乱的年代的最后一点荣光,也开始慢慢消亡。

前几年,新闻说滚石的鼓手Charlie Watts患上了喉癌,估计悬;但是现在看好像又治好了。不过毕竟都是超过70岁的一帮人了,每一次在舞台上看到他们,都觉得倍感珍贵。

曾经60,70年代叱咤风云的那一代人,现在已经剩下的不多了,剩下的几个活化石也都纷纷迈过70岁的门槛,谁都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前几天,Woody Allen刚过了79岁生日,Bob Dylan今年也73了吧……

如果某一天没有了他们,这个世界会是多么的落寞啊,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