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之前学车的时候,曾经和教练以及另外3个学员互加了微信,并且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

这个教练和这3个学员并不是之前学车时候的固定教练和伙伴,而是最后考试前的一次考前集中训练临时随机组的一个队。

也就是说,我们这5个人,加上认识,一共在一起就是4个小时。

本来学车也挺拘谨的,和之前教练以及搭档都很客气,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一次,在无意中聊起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女学员和这个教练居然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于是,大家也就无意中热络了许多,话多说了一句。然后,在这次训练结束的时候,有人就张罗着互加微信,并且成了了一个微信群。

认识一个陌生人,并且要保持一个长久的关系,这对于我是有些困难的;但是,这种情况下拒绝又是难以启齿的。所以,即使心里拒绝还是随着大家这样加微信认识了。

这个群在考试前热络了几天,考试当天达到空前旺盛,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人出声了,至于大家私下之间更不用提了。

如果就这样作为一个通讯录闲置着,或者作为一个曾经见过面的陌生人闲置着,那大家心知肚明,那也不至于尴尬。结果,忽然有一天,这个教练私下联系我,问我,你拿到本了吗?我告诉他,已经拿到了。然后,这个教练就开始不高兴了,反复质问我两句话:拿到本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不主动问你,你是不是永远不打算告诉我了?

我心里其实是存着一个疑问的,那就是,为什么这需要告诉你呢?但是,这样的疑问同样是难以启齿直接说出来的,对于我来说。所以我只能万分尴尬地谨慎措辞地去回答他,而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质问这两个问题,另我的尴尬达到极点。

最后这个教练近似傲娇地抛下一句“如果你觉得你已经拿到本了咱也没有必要再联系了,那你就把我删了吧”,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真是令我尴尬的人际交往啊。对于我,显得尤其困难,即使实际上可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来说,很难,并且越来越难了。这让我常常忍不住怀疑我自己,自己是不是一个过于冷漠乃至无情的人——因为,我的这种社交的恐惧人际交往的拒绝,已经延伸到友情甚至亲情上面了。而我又做不到豁达地看待这一切,追随内心,让这些随风而去,所以,内心时常矛盾,乃至痛苦。

然后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那个教练退出了那个微信群,并且他把我删除了。我马上松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随后,我也退出了那个微信群,然后也删除了他。

五道口的夜晚

我已经很久没有走在凌晨的五道口了。

之前——这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字眼——我可是经常,可以说是频繁出没在五道口的凌晨,领略喧嚣繁杂过后,另一个样子的五道口,基本是平静,但是暗潮汹涌,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每一个孑孓的身影,或者说,即使马路牙子旁边那些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子,全都充满了故事,引人遐想。

那时候,凌晨时刻,从D22出来,我都选择慢慢走回住所,短短的成府路,从来不缺乏行人,当然,不会是白天的拥挤,只有三三两两,悄无声息。偶尔也有一些尖利的声音响起,那是喝醉了之后的发泄,那是情侣间的争吵。不时会有文艺青年从身边同样的路过,谈论着那些煽情、装逼但是又令人温暖的话题,更多的是背着吉他的乐手,可能更从D22,13 Club散场吧,匆匆离开五道口,回到住所,可能只是这个冷漠的城市中一个寒酸的住所。然后,即使此刻,你还能在路边找到吃的,当然那只是几个固定的摊贩,煎饼果子,鸡蛋灌饼之类的,也就这些了,这是专门等待着这个时刻才散场的五道口文艺小青年呢。

那个时候的五道口,有点寒酸,有点温暖,没有现在这么时髦,这么妖娆,这么匆忙,令人猝不及防。

我今天,在凌晨5点左右走在五道口的街道上,转过王庄路,还是熟悉的成府路。

感觉,五道口还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仿佛这一个陌生的夜晚,发生了太多故事,随着一会太阳的升起,这些故事就永远的抹去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马路牙子上依旧有撒乱的啤酒瓶子,见证了五道口混乱的夜晚,我甚至在路边看到一张沾满了鲜血的纸,在没有风的路上微微颤动;然后行人还是很多,不同之处在于,夜晚混迹在五道口的再也不是那些寒酸的文艺青年,摇滚青年,而是一些时髦、喧嚣的夜店出来的年轻人。我的最爱D22早已不复存在,如今,五道口是酒吧、夜店的天下。来自这个城市的天南地北,操着不同语言的年轻人,当黑暗降临时纷纷涌入五道口,用一个通宵的时间发泄那些过剩的精力,就如同,那个时候我选择在D22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

这个时候夜店走出来的年轻人,言行喧嚣,衣着夸张,很多醉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再也不是我曾经熟悉的那一批人了。我一个人匆匆走在同一条街道上,和这些年轻人擦身而过,已经形同陌路,各自一方了。在他们眼中,我可能已经不合时宜了吧,如同我看着他们,也感觉,有些东西已经离我远去了。

五道口依旧美好——或者,如果,你觉得五道口从来就没有美好过,那么现在它也还是老样子,同样的不美好——只是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那些五道口曾经的年轻人们,你们现在在哪儿?你们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

或许,这种事情,不去想也罢。

讨厌一切令人觉得尴尬的事情。比如,闹洞房,很low逼的公司年会。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挺孤独的,很多时候,支撑我们活下去的,往往是一些很虚幻很脆弱的东西。

阅读,再怎么说,也是一件私密与沉默的事情。所以,阅读,并不总是需要和人去分享。

当你的祖国母亲受辱时——据说是这样子的——你相应祖国的号召,你去抵制乐天,你去韩国运动员楼下放鞭炮,你发誓不去韩国旅游了,你不买韩货了,你还要去砸韩国牌子的汽车;这一刻,你觉得热血沸腾,正义凛然。当你的真正的母亲受辱时——直接被人用鸡巴打脸,是真的鸡巴——你向你曾经为之付出激情的祖国求救时,祖国只是来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当你忍无可忍也无处可以求救时,你再次热血上涌,捅死暴徒,然后,然后祖国判你一个无期。

我是一个没有天分,而且,懒惰的人。必须承认这个事实了。

我听了PJ Harvey的新专辑,已经不在惊艳了,不好听;我听了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新专辑,也平庸了,不好听了。总有一天,我们就可以这样淡定地接受这些失落。不在激烈。

猝不及防

虽然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

虽然,我心中活着的还永远是那一个骄傲的年轻人

但是

现实一再进逼,我不得不绝望地承认,

我已经老了

我再也不是那个曾经的年轻人了。

“我恨死二十年前那个送信的了,他害了我一辈子。”

生而为人,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