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口的夜晚

我已经很久没有走在凌晨的五道口了。

之前——这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字眼——我可是经常,可以说是频繁出没在五道口的凌晨,领略喧嚣繁杂过后,另一个样子的五道口,基本是平静,但是暗潮汹涌,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每一个孑孓的身影,或者说,即使马路牙子旁边那些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子,全都充满了故事,引人遐想。

那时候,凌晨时刻,从D22出来,我都选择慢慢走回住所,短短的成府路,从来不缺乏行人,当然,不会是白天的拥挤,只有三三两两,悄无声息。偶尔也有一些尖利的声音响起,那是喝醉了之后的发泄,那是情侣间的争吵。不时会有文艺青年从身边同样的路过,谈论着那些煽情、装逼但是又令人温暖的话题,更多的是背着吉他的乐手,可能更从D22,13 Club散场吧,匆匆离开五道口,回到住所,可能只是这个冷漠的城市中一个寒酸的住所。然后,即使此刻,你还能在路边找到吃的,当然那只是几个固定的摊贩,煎饼果子,鸡蛋灌饼之类的,也就这些了,这是专门等待着这个时刻才散场的五道口文艺小青年呢。

那个时候的五道口,有点寒酸,有点温暖,没有现在这么时髦,这么妖娆,这么匆忙,令人猝不及防。

我今天,在凌晨5点左右走在五道口的街道上,转过王庄路,还是熟悉的成府路。

感觉,五道口还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仿佛这一个陌生的夜晚,发生了太多故事,随着一会太阳的升起,这些故事就永远的抹去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马路牙子上依旧有撒乱的啤酒瓶子,见证了五道口混乱的夜晚,我甚至在路边看到一张沾满了鲜血的纸,在没有风的路上微微颤动;然后行人还是很多,不同之处在于,夜晚混迹在五道口的再也不是那些寒酸的文艺青年,摇滚青年,而是一些时髦、喧嚣的夜店出来的年轻人。我的最爱D22早已不复存在,如今,五道口是酒吧、夜店的天下。来自这个城市的天南地北,操着不同语言的年轻人,当黑暗降临时纷纷涌入五道口,用一个通宵的时间发泄那些过剩的精力,就如同,那个时候我选择在D22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

这个时候夜店走出来的年轻人,言行喧嚣,衣着夸张,很多醉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再也不是我曾经熟悉的那一批人了。我一个人匆匆走在同一条街道上,和这些年轻人擦身而过,已经形同陌路,各自一方了。在他们眼中,我可能已经不合时宜了吧,如同我看着他们,也感觉,有些东西已经离我远去了。

五道口依旧美好——或者,如果,你觉得五道口从来就没有美好过,那么现在它也还是老样子,同样的不美好——只是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那些五道口曾经的年轻人们,你们现在在哪儿?你们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

或许,这种事情,不去想也罢。

只存在记忆中

在我住的地方楼下附近不远,有一所小学,好像叫海淀实验三小,每天上班的路上,去往地铁站都会经过这儿,隔着一条马路。

我每天固定时间路过这个小学的时候,都是赶上他们或者正好在升旗,从我上小学就一成不变的少先队员进行曲依旧铿锵有力地播放着,隔着一条马路能清楚地看到密密麻麻的孩子穿着白绿相间的校服,整齐地站在操场上,注视着慢慢升起的国旗,行着队礼,竟也洋溢着庄严肃穆的气氛;或者,是赶上他们刚升完国旗,应该是一小段消息时间,孩子们乌央乌央地散落在操场上的每一个角落,熙熙攘攘,喧哗热闹,都在说话,都在打闹,却听不清其中的每一句话,只有偶尔一声尖锐的人名会突破喧哗,清晰地进入耳朵。

我们天看到这番情景,都会心中一暖,觉得挺美好的。时光早已逝去太久,但是那些天真无邪的笑脸,那些精力充沛的打闹,还有那些朴素单纯的打扮,都还会让我感到美好,短暂的美好。记忆中那美好的童年放佛在眼前短暂地复现,眼前的世界也放佛变得美好从容起来,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今天早晨路过这儿的时候,赶上的是他们的休息时刻。在早晨晴朗的眼光中,我和往常一样,沉浸在孩子们熙攘的打闹中,灵魂出窍,联想翩翩。这时操场上一个还带着稚嫩的孩子喊声横空出世,把我震回现实世界,“XXX!我操你妈逼!”

是的,一切都只存在于记忆中。

38度

4点睡,下午3点醒。起床洗了一下脸,其实顶多算用凉水清醒一下,然后继续躺下,看了一会书。然后决定出个门。

今年第一次穿短裤,然后拖了个拖鞋下楼。

下了楼梯,一步迈入阳光下,一股燥热骚闷的热浪迎面而来,瞬间裹住了我,几乎令我喘不上气,眼前一刺,一个踉跄,差点扑街。

太阳刺眼,内心烦躁。

没有目的地走到铁路边,正好赶上过火车,庞大的绿皮火车搅动了原本浓稠闷热的空气,翻山倒海,无处可躲。

溜达一圈,买了一瓶可乐回家了。

每次想到夏天,总会浮现出一个完美的夏日,明亮的太阳高挂在蓝蓝的天空里,热,但是愉悦。而事实上,每次的夏天总是令人难受的,和想象的相差甚远,一如很多事情。

迎接

迎接盛夏的到来。迎接五道口盛夏的到来。迎接盛夏里五道口漂亮姑娘的到来。

迎接烈日当头的到来。迎接汗流浃背的到来。迎接百事可乐与美年达的到来。

 

世界已变,不准嬉戏。放荡与梦,经已远去。奔冲跌撞,人生方苦。遥遥长路,劝君珍惜。

 

可能,不如意常十有八九,这才是人生的常态。天意人心,得偿所愿,那就变态了。

所以,只有,只有一个盛夏是永恒的。只有五道口是永恒的。只有五道口的姑娘是永恒的。

 

王庄路

昨天晚上就忽然想,明天不要去上班了吧,于是就请了一天假。

晚上开始看书,看完了土摩托写的“LSD简史”,写得真好,这些现实世界里面的人物和故事都好精彩,拍成电影绝对精彩之极。然后看汪曾祺小说,他的小说得慢点看,慢慢琢磨,“我非常重视语言,也许我把语言的重要性推到了极致。我认为语言不只是形式,本身便是内容。”

看到很晚然后睡觉。今天下午两点醒来。

好像下了一点小雨,但是空气并没有因此而被洗净,空中反而灰蒙蒙的,阴霾浓重。

到学校菜市场去买菜,买水果,顺便买了咸鸭蛋两颗,瓜子一斤。

回家做饭,吃完饭,两人一起去资料馆看个电影,“魔幻时刻”,不好看,虽然全影院的人都乐得哈哈大笑不停。我仍然觉得不好看,三谷幸喜自说自话。

看完电影,慢慢溜达到小西天的水果店,买草莓,龙眼。

回到家,吃点水果,然后喝茶,嗑瓜子,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