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福

最近“奋发图强”,看威廉·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已经看完罗斯福那一段了。

挺有收获。获取了很多当时的历史细节,填补了很多历史事实。我觉得,对于历史,知道真相,或者说尽可能地接近真相是最最重要的,是基础,空谈理论最容易站不住脚。

正好看到最近有人又在谈论起罗斯福,可能是源于最近的斯诺登事件吧,有人批评罗斯福,甚至完全否定罗斯福,理由还是老腔调,无非是说罗斯福带了一个不好的头,破坏了美国的宪政,撼动三权分立,乃至最具代表性的试图去碰最高法院的大法官。

虽然在当时这种话美国人早就骂过了,当时甚至有人直接骂罗斯福是美国的希特勒呢。但是,历史事实证明,多数美国人是理解他的,尊重他的,永远感激他怀念他的。盖棺论定,罗斯福也不失为一位伟人。具体看一下罗斯福时期的社会现实,是很容易发现这一点的。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和随之而来的二战,都把美国代入了一个最为特殊的历史时期,罗斯福在一定程度上撼动三权分立,“独裁”,才会排除纷扰,令人难以相信地带领美国人民战胜经济危机,打赢二战。

罗斯福是一位伟人,并不是完人。并且,特殊的历史任务需要的不是一个完人,而是一个伟人。罔顾事实,泛泛地空谈宪政,谈三权分立,谈民主,没什么意思。不信你去问问美国人自己吧。

1941年

1941年,美国洛杉矶市郊阿尔罕布拉有一所中学,那里的女生在搬进新大楼的时候发现,只有一间大浴室,大家得脱光衣服,集体沐浴,也就是我们今天还在继续的学校公共澡堂了。

其中有一个16岁的女学生琼·艾弗琳·劳伦斯不肯这样干,她宁肯体操不及格也不愿意在其他女生面前裸体。她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对女儿的行为表示百分百的支持。这位女学生随即向法院起诉,要求校方发出禁令,理由是:强迫她当众裸体(如果任脏不洗澡,体操课就会不及格),是不道德的行为,又违反了加利福尼亚州禁止当众脱衣的法令,还侵犯了宪法明文规定的公民权,即个人有生活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她的主张获得了大众的支持,甚至青年们的支持。在同级学生中,就有275名联名请愿,要求设置单人淋浴室。

洛杉矶的法官进退两难,最后,他没有对该校发出禁令,但是该校女生可以不集体淋浴,可以任脏不洗。

网络和现实

前段时间曾经有个新闻,说是,忘了哪个地方的女民警发飙,把一堆材料摔在过来办事的百姓身上,破口大骂。这个片段被拍下了视频然后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这个女主角也被冠以“最彪悍的女民警”。

由于网络的力量,这个女民警被解雇(当然,她又是万能的临时工!不过,这个不在今天讨论的话题之内),这个故事的后续是,这个女民警被解雇后,继续遭受舆论的压力,因为压力太大,居然离家出走,然后找不到人了。不知道这个女民警现在如何了。

当时不由得想,网络的力量还是很大的,网络从细微之处在慢慢改变一些东西。多少有些令人欣慰。

前几天上班路过五道口电影院门口的停车场,在门口收费处看到一个司机和收费保安吵了起来,我带着耳机没听到他们吵架的原因,但是匆匆路过的一眼,看彼此双方的架势,我毫不怀疑这个司机敢开车冲上前去把保安撞飞,而这个保安也绝对可以冲上去把司机打个生活不能自理。

那一刻,我想起了网络,想起了微博,就忽然觉得怪怪的,再次感受到我时刻关注的网络世界和这个现实世界之间巨大的反差,对于在五道口停车场的这个活生生的司机和保安而言,他们听说过网络世界么?他们相信网络可以改变他们影响他们吗?我觉得,至少在那一刻,他们是不相信的。

事实上,我也觉得,对于很多像我们这样时刻关注网络的人,那些相信网络力量的人,遇到事情时,却也会往往把这一切抛到脑后,还是按骨子里那种野蛮的传统来解决问题。网络可以改变世界,但是任重而道远,更需要网络和现实的互动,需要网络力量从虚幻世界切实介入到现实中来。

做个孩子不容易

之前在北邮的十字路口我经常遇到这样一番景象,周末的时候,父母领着孩子过马路,孩子应该是周末去上什么才艺补习班吧,身上背着或手里提着一个乐器盒子,然后红灯了,路边停了很多人在等路灯,这时你就会看见一个妈妈拉着自己的孩子,不顾红灯,在车辆四窜的马路上横冲直撞兼左躲右闪,看得人心惊不已。还会不时看见妈妈低头对孩子说些话,都是叮嘱孩子要好好学,听老师话之类的。一副望子成龙,期盼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天才的好妈妈样子。

每这个时候,我在路边看着马路中间这两个孤独的背影,我总是感叹万千,我想,如果能把这一幕拍下来,那会是一张令人深思的照片吧。

现在在五道口我又会经常遇到另外 一番景象。

傍晚赶上学生放学,很多来接孩子的父母。经常再次看到父母拖着孩子闯红灯的情景。我上次活生生看到一个妈妈拉着孩子过马路,然后那个孩子说,妈妈,现在是红灯,不能过!结果那个妈妈硬是打了孩子一巴掌,大声斥责,你管什么红灯!快走!

孩子啊,真是不容易,希望你长大以后不要心理扭曲了,摊上这样的二逼父母不是你的错……

会呢还是不会呢

昨天,意气风发的高老师开一辆英菲尼迪越野车酒后驾驶,四车连撞,造成四人受伤。

有意思的是,在这之前,高老师曾在微博说自己这几天各种酒局的事情,其中说到一次晚上和几个“党内人士”喝酒,酒桌上高老师正义凛然,当场指出自己和他们“党内人士”本质的不同,并表示不想同流合污,这反而引起“党内人士”的赞赏之类。其高风亮节可见一斑。

同样,闹得比较大比较广为人知的是高老师在之前药家鑫酒后驾车案的反应,当时高老师好像是“暴怒”哦,不仅不断对药家鑫严厉指责,呼吁法律对他严惩,更在药家鑫所在的西安音乐学院的同学联名为药家鑫求情的时候,愤然发布一个公告,呼吁音乐圈以后要抵制西安音乐学院,说了一句听起来挺屌的话:“如果一个人对生命都不尊重,那么他怎么可能会尊重音乐呢?”

现在,无疑高老师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自己这句话给出了答案。不过,虽然高老师的答案挺明显的,但是,我们可能还是会忍不住有疑问:他自己的答案到底是,会呢还是不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