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血迹

多少年之后,我重新听了“Blood On The Tracks”这张专辑。与第一次听到相比,我对作词者的经历有了更多一些的了解,而时光也在我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心境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再次听到这些熟悉的歌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感叹万千。

当然,所有的伤离别,所有的愤怒,都会成为过去。

远去

694a0be7jw1emxfslbcafj20dw0xpn19

今天看Instagram,知道滚石的萨克斯风演奏者Bobby Keys去世了,前天去世的,70岁。他并不是滚石的正式成员,但是却是滚石名副其实的元老级成员,一直受到Mick的排挤,但是Keith喜欢他,两人同一天生日,死党。要不是Keith竭力维护,可能他早就被Mick踢出滚石了。

滚石两次来上海,我都在现场看过Bobby Keys,一方面是因为在中国有些歌不让演,所以在上海现场他的发挥并没有很大亮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个性吧,舞台上很“内敛”一人,但是,据说私下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人。

我还是非常喜欢Bobby Keys的,所以他的去世令我挺震惊。另一个原因是,我仿佛觉得,他的去世把滚石打开了一个缺口,那伟大的一代人也仿佛在陆续和这个世界说再见,而那个曾经激情澎湃而又肮脏混乱的年代的最后一点荣光,也开始慢慢消亡。

前几年,新闻说滚石的鼓手Charlie Watts患上了喉癌,估计悬;但是现在看好像又治好了。不过毕竟都是超过70岁的一帮人了,每一次在舞台上看到他们,都觉得倍感珍贵。

曾经60,70年代叱咤风云的那一代人,现在已经剩下的不多了,剩下的几个活化石也都纷纷迈过70岁的门槛,谁都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前几天,Woody Allen刚过了79岁生日,Bob Dylan今年也73了吧……

如果某一天没有了他们,这个世界会是多么的落寞啊,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

浮躁

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我搬家,搬到了肖家河那一带,靠近农业大学的西校区,很农乡结合部的一个地方。

住的房子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想,挺艰苦的一个地方。两层的简易平房,专门的出租房,开门进去就是一个水泥方格子,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倒是很便宜,一个月租金500块钱。集体浴池,集体厕所,很脏乱差。租户各色人等,鱼龙混杂。而从这一片平房拐出去,马上就是新奥运的马路,另一番天地。

我得承认,那一年多的时间,过得是很充实的。除去在学生期间,那一年看书看电影最用心。每天回去,随便找点吃的,然后我就疯了一般地看书,看电影。如果第二天不上班,那么就通宵达旦地看,精神很专注,往往恍惚中一抬头,天已微亮,一个晚上就那么过去了。然后开始睡觉,也是睡得昏天黑地。

有时候还会停电。我就备了一些蜡烛,停了电就点上蜡烛看书,点两支,也挺亮的,同样可以看得很开心,看一晚上,然后躺下睡觉,心里觉得特别踏实,只是蜡烛会有烟子,点一晚上,不自觉地屋里会烟雾缭绕,然后浑然不觉。

当一部电影放完,屏幕上出现END的字母,关了显示器;当一本书看完,翻过最后一页,合上,收起。那一刻,曾经是让我觉得最愉悦的时刻。

现在,我开始变得好浮躁。

现在不论如何条件是不会那么艰苦了,有更好的看电影的设备,有很好的音响,书也基本可以随便买,前不久还竖起了书架,把所有书摆上,查找也方便多了。但是曾经那种专注的心态却不复存在了。

这种浮躁很容易归罪于身外之物。对于我来说,比如像电子设备。很多时候,晚上时间很充裕,睡得也非常晚,但是往往没法静下心来看一页书,看一部电影。在平板上玩一会游戏,没有目的地乱刷手机,看些有的没的,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打发过去了。

那种看一部电影而感动得泪流满面,因为一段文字而激动得起身在房间里四处打转的美好场面,真是越来越成为了记忆。现代生活的附属品越来越多,越来越让我们沉溺,是我们征服了这一切,还是自己慢慢被这一切所征服,成为了现代社会的奴隶?

我陷入了和这一切的一场战争。其实是和自己的一场战争。

然而,当你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败了,败给了这一切,败给了你自己?唉

The Endless River

s27488371

我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大家都把这张专辑称作Pink Floyd最后的一张专辑,他们自己有正式宣称吗?还是什么情况?但是不管如何,这张专辑附带了太多别的东西,稍作悲壮,稍作激动。据说,专辑还没有发布的时候,在亚马逊,它的预订都已经破了什么记录了,据说是亚马逊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奇迹。在如今这个电子时代,一张传统唱片都出现这样的景观,确实令人惊叹。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它是Pink Floyd。

对这张专辑的评价也耐人寻味。平均来说是评价很高,但是对于那些评价不高和叫嚣着好听到哭的极端言论大家也坦然接受,基本就是高低两派的评论都相安无事。因为,大家都能从主观上去理解歌迷对这样一张专辑的感受。

也就是说,这是可以不用去客观评价的一张专辑,每个人都怀着极大的主观感情去期待这张专辑,然后很主观地去听去感受,最后,再次很主观地去评价它。难免,对于Pink Floyd这样一个几乎引领了整个迷幻摇滚史的超级大团,面对等待了整整20年以后的全新作品,并且是一场谢幕大作,谁又能镇定呢?激动一番又算什么呢。

所以,面对那些负面的评论,“比起前作来逊色不少”,“全是之前创作素材的拼凑,就是一张零碎专辑嘛”,“大神Roger Waters缺席”,很多人都不屑一顾,那又如何呢?老子听了就是激动啊,难以抑制的激动啊。

我听了也挺激动的。并且,待我冷静下来以后,我客观地觉得,这张专辑比我期待的要好,并没有那么敷衍。虽然较之Pink Floyd一贯的概念化、严谨来说,这张确实松散了许多,但是没有那么散,整体分成四部分加三首单独作品。每一部分还是非常严谨非常统一的,有个概念在里面。具体到每首作品,依然水准很高,亮点很多。总体来说少了些激烈的情绪,很平缓。

新闻说,这张专辑主要来自于20年前那张“The Division Bell”的创作素材,不过开篇第一部分我就瞬间回到了巅峰时期的“Wish You Were Here”的感觉,第二首“It’s What We Do”不是依稀重返“Welcome To The Machine”的荣光吗?音色,旋律都太熟悉了。通篇全是乐器演奏,只有在第四部分的结束曲中终于出现歌词,David Gilmour终于开口唱歌,歌词说,“This thing that we do is louder than words。”这算是对一场华丽摇滚史落幕的总结吗?而平缓了整张专辑之后,最后一首“Nervana”终于在长久的沉淀之后爆发,激烈、澎湃,非常激动人心。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场挺完美的落幕。

剧情简介3

虽然玉子总是开口抱怨,这个国家不行!这个国家真糟糕!但是,她自己也清楚地知道,甚至她的父亲也曾经忍不可忍地直接斥责她,“真正糟糕的是你自己!”

是的,玉子是个真正的废柴,彻底的Loser。玉子已经27岁了,但是毕业以后她就赖在家里,不出去找工作,不规划自己的未来,她好像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她就是百无聊赖地整天宅在家里,蒙头垢面,穿得邋里邋遢,吃饭,睡觉,看漫画,打游戏。她也不想出门,不想见任何人,她不想再有什么朋友,她只有和照相馆那个貌似也有点神经不正常的小朋友有点来往,那个小朋友还有点不情不愿,因为他还要谈恋爱呢。

关键在于,玉子并不想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光明的未来有个屁用。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但是我没也准备去改过。我已经彻底放弃自己,让自己的一生一直就这么错下去吧,谁他妈的自己愿意来到这个无聊的世界,活着太累,真的好累。既然没有勇气去选择结束这无聊的人生,只能这么如此消极地去对抗了,或者说是妥协。

玉子也曾经想过振作起来,她甚至偷偷写了一份简历,买了一身准备面试的衣服,还去照了相。但是,当别人发现这一切时,她却感到难为情。是啊,我已经没法接受一个正常、励志的自己了,失败才是真正属于我。玉子有一次出门,遇到了一个同学,她很惊慌,低头,猫腰,想要一冲而过。但是还是被认出来了,她万分不情愿地过去打招呼,敷衍,别扭,一切都似是而非,一切都心知肚明,一切都已经慢慢消失。分别的时候玉子几乎是狼狈而逃,同时有一种解脱般的轻松。同学还不忘了喊一声,电话联系啊。玉子大慌,但是马上又想到,“你又没有我的号码。”然后,就轻松了。

这种无聊的故事,没劲的人生,不会有什么结局,能怎么着呢。只是在最后,玉子对着那个神经病小朋友,才很模糊地说,我就要从家里搬出去了。“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秋冬春夏。我就是要这样把自己浪费掉。